深圳律师邓太升
邓太升
手机: 13603034848
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6003号荣超商务中心B座3楼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深圳经济纠纷律师分享经济纠纷案例

作者:dengtaisheng 日期:2021-11-29 11:37:29

2016年,因d公司非法集资行为引起集资参与者挤兑,徐某2要求徐某1兑换集资款。 许某一为此四处借债。 同年5月,许某1通过任某2、h公司的联系向任某1借款,同意由k公司担保其债务并提供抵押物。 随后,许氏1得知k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氏1不同意以公司名义担保,伪造了k公司的印鉴、张氏1的印鉴、董事会决议。 同年7月,许某1代表d公司与任某1签订5000万元借款合同,在j公司所有的s市签订提供抵押的抵押合同并进行公证。 同日,许氏1使用伪造的k公司印鉴、张氏1印鉴、董事会决议与任氏1签订了保证合同。 随后,双方前往房管中心办理不动产抵押登记手续,由于该不动产部分违规,房管中心未同意办理抵押登记,未取得成果。 任1与许某2、陈某夫妇、许某1、j公司、w公司分别签订了担保合同。 同年8月,任某1向d公司的账户存入了5000万元。 d公司偿还本金500万元,每月支付利息至2017年4月,支付利息579.1667万元,因许某2、陈某、许某1被关押未继续偿还,至今仍未归还3920.8333万元。

检察机关控诉了事实和犯罪的想法

(一)检方指控事实;

2016年,被告人许某1通过任某2联系向任某1借款,双方同意由k公司担保这笔借款并提供抵押物。 许1知道k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不同意以公司名义担保,让陈某伪造了k公司的印章,伪造了张某1的印章和董事会决议。 2016年7月,许某1代表d公司与任某1签订5000万元借款合同,在j公司所有的s市签订提供抵押的抵押合同并进行公证。 同日,许利用伪造的k公司印鉴、张印鉴和董事会决议签订了担保合同。 双方到房屋管理中心办理了抵押手续,但没有结果。 2016年8月,有一人将5000万元存入了d公司的账户。 截至2017年4月,d公司已偿还本金500万元,利息579.1667万元,剩余3920.8333万元至今未归还。

(二)检方的入罪构想;

1 .许氏1知道张氏1不同意以公司名义担保,指示陈氏1伪造k公司印鉴,伪造张氏1印鉴和董事会决议。

2 .许氏1利用伪造的k公司印鉴、张氏1印鉴、董事会决议签订了保证合同

3 .由于许某1伪造了k公司印鉴、张某1印鉴、董事会决议,任某1产生错误认识,任某1因错误认识处分财产,将5000万元转入d公司账户;4 .许某1和任某1双方去住房管理中心办理抵押手续都没有结果

截至2017年4月,由于d公司未偿还剩余的3920.8333万元,任某1遭受巨额损失。

欺诈与经济纠纷的区别

(一)书面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告许某实施了以借款为名义骗取他人财产的诈骗行为。

必须区分借款行为和以借款为名的诈骗行为。 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借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支付利息的合同,是根据订立和履行借款合同的真实意图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由民事法律调整。 以借款为名的诈骗没有还债的意图,以借钱为名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行为,是侵害他人财产的违法行为,诈骗金额较大的,为犯罪,受刑法调整。 本案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徐某1代表的d公司以向任某1借款系借款为名义骗取他人财产:

1 .许某1供述许某2为兑换集资参与者要求归还其借款以集资,并通过其继任某2等向他人融资; 证人任某2证实徐某1通过向他人贷款解决了d公司的资金困难,陈某1还证实许某1说要伪造k公司的印鉴用于借款担保。 以上证据证明了许氏1的借款动机,没有证据证明许氏1有欺诈动机和欺诈的计划、准备。  

2 .租客的任某1陈述、h公司工作人员的胡某3证词和任某2证词等相互印证,系任某2先向h公司提出借款,通过h公司联系,证实许某1与任某1就借款进行商谈。 借款时,双方当事人、多数保证人、律师、介绍人任意2人出席,签订书面合同并进行公证。 没有记录在案的证据表明,许先生有积极物色、故意欺诈、隐瞒、诈骗等行为。

3 .任某1陈述、胡某3证词证实,任某1借给d公司的款项经h公司事先调查和风评审查,由律师提供法律服务,起草合同。 一人与d公司及徐某一人因借款合同发生纠纷,按借款合同约定申请仲裁。 仲裁委员会的裁定也认定任何一家公司和d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真正有效。 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任某1系对许某1等人的借款行为性质发生了认识错误并交付了财物。

(二)书面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许某1代表的d公司向任某1借款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非法占有目的的判断属于行为人主观心理事实认定的范畴,但必须结合案件的客观事实进行综合判定。 借款型案件中,以判断借款行为人是否存在非法占有为目的的客观情况通常如下(一)行为人是否采用虚假手段逃避履行还款义务;

)行为人有无偿还能力

(3)行为人的借款使用是否正常,是否用于赌博、浪费、高风险投资、违法犯罪活动等无法偿还债务的用途;

(4)行为人是否积极履行还款义务;

5 )行为人取得借款后,是否会逃匿; 等等。 综合本案的客观事实,不足以认定许某1有非法占有目的。

1 .许氏1伪造k公司印鉴、张氏1印鉴、董事会决议与任氏1签订担保合同显然是违反行为,但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许氏1以k公司名义提供虚假担保是为了逃避履行偿还义务。 许某2、陈某、许某1、j公司、w公司在借款时提供了真实有效的保证。 许某1作为抵押物提供的s市2016年3月23日估值4050万元,向任某1借款时,该房产用于抵押交通银行贷款2000万元,但仍有一定余额。 且根据办理公证时保存的不动产抵押情况信息、不动产抵押清单,任意一个知道该不动产已经被交通银行抵押,借款双方对该不动产的协议价值为1亿元,因此任意一个同意以该不动产为抵押。 借款双方曾在房屋管理中心进行抵押登记,但由于客观原因不能进行抵押登记,但提供抵押物表明许氏1有履行还款义务的意愿,许氏1以k公司名义提供的担保为虚假,因此推定为有非法占有目的

2 .借款时,d公司持有k公司2亿多股股份,许某2、陈某、许某1、j公司、w公司也拥有未抵押的不动产等财产,具备偿还某15000万元债务的能力。 从2016年到2017年初,许氏1通过股票担保、不动产抵押、企业资产转让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用于归还任意一笔债务和其他债务。 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徐某1系知道自己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骗取了资金。

3.D公司取得借款后,用于偿还集资款等债务,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偿还部分本金,按月付息,直至许某2、陈某、许某1被扣押。 书面证据并不能证明许氏1将资金用于赌博、浪费、高风险投资、违法犯罪活动等无法偿还债务的用途,也不能证明许氏1实施了财产转移、隐匿、逃亡等行为。

(三)慎重掌握司法政策,准确认定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性质。

正确掌握经济违法行为的入刑标准,正确认定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性质,对加强产权保护,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改善经营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在本案中徐某1提供虚假担保的行为是违法的,但对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必须从发展的角度客观看待。 司法机关必须严格遵守罪刑法定、有无疑罪、严禁定罪量刑的原则,防止将经济纠纷作为犯罪处理,通过严格公正的司法保护产权,提高人民群众对财产的安全感,树立社会信心,增强各种经济主体创业创新的动力。


随便看看